失重的猫头鹰

/ 0评 / 0

深夜里,呐喊过后的猫头鹰合上疲惫的双眼,望着水里的月亮。

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这样做,可能是其他同类物种也是这样做,引起了它的兴趣。但随波逐流不一定是追求自我的道路上最便捷的途径,可那又怎样?走的人多了,荒野才会变成路。这不是凭空捏造的,但依然不能阻挡前仆后继的人流。而更不为人知的是,盲区无处不在。它布满了每一个,每一个想象得到又想象不到的地方。

人,生来赤裸,若不是被嘈杂的空气和窒息的声音所感染,也不会找到自己的苦思冥想,更不会发现层层山峦后的那灯火阑珊处。

追求精神世界里真空的盲区是所有生物的自由,这种权利也自然是无法被剥夺的,这就练就了生物之间的差异和一生的成就。但如果不符合任何一个条件,哪怕只是上帝忘记了睁开另一只眼睛,都会引起轩然大波,由此带来的额下回和颞上回的部分兴奋速度会超越光速。

但我们又都缺乏天生的接纳能力,而忘记了本身的存在,这岂不是又是另一种不解之谜?可果子红了一定会掉落下来,我们都不能阻止它一直一直长在树上,这貌似违背了大自然的意愿。可,有曾想过大自然本身是公平的吗?而为什么又要让猫头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黑白颠倒,而不能享受到属于它的哪怕是一丝丝的光呢?或者暗夜才是狩猎的主场。但并没有被给予更多,也只是寥寥草草几笔,敲定结局。显而易见,这需要一个谨慎又随意的结局来判定,以至于像记忆里起风的味道一样,一触即发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